格斗迷首页 > 国内赛事新闻 > 把脉上官鹏飞事件深层原因,搏击行业切勿因噎废食

把脉上官鹏飞事件深层原因,搏击行业切勿因噎废食

文章来源:格斗迷    发表时间 :2011-12-13    评论数:
分享到:
本文由平常心 提供

从10月31日至今,在散打功夫王争霸赛中受伤的上官鹏飞依旧没有醒来,当社会各界对上官伤情扼腕痛惜之时,搏击产业忽遭晴天霹雳:原定于12月10日散打功夫王赛事暂停举办,全国各项散打赛事均暂时告停。与此同时12月17日的中国VS印尼职业拳击对抗赛也被取消,有消息称国家体育总局给天津市体育局下文,全面禁止天津职业拳击赛事的举办。对于刚刚起步的中国职业搏击产业来说,这意味着一场严冬的来临。上官重伤事件固然是一个悲剧,但如果因此因噎废食,断送了中国整个武术搏击项目的发展,那将成为一个民族的悲哀。

 

没有人希望看到第二个上官鹏飞的出现,但除了简单下禁令之外是否别无他法呢?我们应该寻找上官鹏飞重伤背后的真实原因,探寻合理的重竞技运动员安全保障方式。如果找不到这些隐藏在背后的危险根源,就算我们禁止职业拳击和搏击比赛,谁能保证在业余拳击、跆拳道这样的奥运会项目中不会出现新的伤害事件呢?根据美国的一份统计资料,1998年-2003年美国业余拳击联合会举办的15万场业余锦标赛拳击比赛中有9183人受伤,18人死亡。而与之形成对比的是,随着世界职业搏击产业的高速发展和对运动员安全的保障水平不断提升,职业搏击产业的伤亡事故的几率远低于赛马、登山、潜水等非对抗性项目。美国的终极格斗大赛UFC开办18年来死亡率为零,被称为“比足球更安全”的运动。作为综合格斗的UFC比赛规则相比散打更加开放,比赛也更激烈,但多年来的零死亡率说明比赛的安全性与内容的精彩激烈并非不可兼得,职业化搏击本身并没有方向上的错误。

 

 

上官悲剧的背后原因

 

第一、散打职业化改革缺乏连贯性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任何改革都需要一个渐进式的发展过程。自1989年10月散打比赛正式登上历史舞台以来经历数次改革。特别是在1999年散打规则修改,脱掉了厚重的头盔和护具,仅保留护裆、护齿和手套(2001年八运会就是采用了无护具的散打锦标赛形式),对于职业化改革进行试点。经过中美对抗等商业赛事的铺垫,2000年中国武术散打王争霸赛正式推出,打响职业化的第一枪。职业化散打延长了比赛时间,放开了对膝法攻击的限制。以散打王比赛为基础,散打在商业化道路上大胆迈进,与国外职业搏击进行商业化交流,其中最有影响力的就是与号称“500年不败”的泰拳进行的多次中泰对抗赛。这些交流提升了了散打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柳海龙、宝力高等一大批明星选手也在这段时期内为大众所耳熟能详。

 

不过2004年以后,因为各种原因散打王赛事偃旗息鼓,而此时散打规则也出现了新一次的改变,再度恢复了护头和护胸等护具的佩戴,散打职业化改革一度暂缓,连早已放开的膝法也重新被禁止。随着2009年广州佛山中泰对抗赛以来,国内搏击市场越发火爆,散打职业化改革再次提上日程,散打官方举办的功夫王赛事也以全新的形象推出,散打锦标赛冠军成为参与这项比赛的主力军。但与2000-2004年的散打王赛事周密筹备不同,如今重披护具和层层规则保护下的锦标赛与职业赛事强度差别很大,新生代锦标赛选手和裁判对于商业赛事的经验不足。2011年海口散打功夫王比赛连战3天,选手和裁判都面临着“背靠背”连续比赛,这对他们来说是一场严峻的考验。这种跳跃式的改革步伐无疑令散打职业化的准备工作过于仓促,也埋下了一些隐患。

 

 

第二、比赛场上安全控制存在盲点

据不完全统计,2011年各种类型的中外对抗赛超过20场,超过前5年举办商业赛事的总和。虽然市场火爆,但在场上安全控制上却存在一些盲点。

 

一是选手配对不合理,与国外严格的排名制度不同,中国搏击比赛在选手安排上有很强的随意性。特别是市场早期存在严重的结果导向心理,从观众到媒体都有着“中国功夫天下无敌”先入为主思想,民族情绪也给比赛赋予太多不必要的意义。受此影响,主办方在选手安排上更愿意给中国拳手安排一些相对较弱的对手,人为增加了比赛的安全隐患。以海口举办的官方功夫王中泰对抗比赛为例,主赛中80公斤功夫王白近斌KO 的泰拳手竟然是泰国仑披尼147磅(约66公斤)排名第一以及叻喃隆154磅(约69公斤)排名第三选手,彼此最佳比赛体重竟然相差了10多公斤,泰国拳手不堪一击惨遭KO也在情理之中。

 

二是部分选手的技术不规范。散打技术丰富,但很多技术在层层护具包裹下的锦标赛中并没有得到很好的细化。用一位锦标赛冠军选手的话来说“比赛戴上护头会挡住视线,也发挥不出细腻的技术,加上护具很厚,打上了也没什么杀伤性,反而容易被摔,所以大家都不敢出难度动作,打得不好看。”锦标赛选手技术素养与要求观赏性的职业搏击擂台有很大差距。比如崔飞击倒上官鹏飞的那一拳动作不规范,而且用手腕和小臂这部分没有拳套缓冲的位置砸压禁击部位后脑,伤害性极大。其实早在上官鹏飞受伤之前,已经有多名国外搏击选手倒在这种击打后脑的违规动作上。09国际武术擂台争霸赛中,广东散打运动员姜春鹏就用同样的动作KO了越南选手阮文俊,而更为著名的是2009年中泰对抗中张开印击倒泰国拳王蓝桑坤的扣杀式摆拳,同样打在了对手的后脑。不过在“扬我国威”的欢呼声中,这些不规范的技术的危险性并没有引起重视。

 

三是裁判保护选手的意识薄弱。在锦标赛比赛中,因为多种护具的存在,场裁更多是判断动作是否得分,保证比赛的顺利进行;但在职业赛事中,保证选手安全是裁判最重要任务,缺乏职业赛事历练的中国裁判经验明显不足。在以往国内的比赛中,我们经常看到出现踢裆等违规动作之后,裁判对被踢裆的选手读秒,而不是中断比赛给受伤者充分的休息时间,寻找医疗监护对选手伤势情况进行评估。一位来华的国外职业搏击选手对此表示非常不解“这种犯规行为并不是正常击倒,为何读秒强迫受害者短时间内投入比赛?这不仅不公平而且很危险。”这次崔飞用明显违规的动作击倒上官之后,裁判同样没有对崔飞作出任何判罚,而是给昏迷的上官读秒,并宣布崔飞KO胜利。在保护选手安全这一点上中国裁判应该好好补一课。

 

第三、赛场外的预防与监管措施缺失

国外职业搏击赛事对选手有着完善的赛前和赛后监管措施。赛事组织者在赛前必须根据当地运动员管理委员会的体检制度对参赛者进行全面检查,这些脑电图和心电脑等各种指标的体检结果会随着选手医疗档案随时更新,选手健康状况一目了然。到了比赛称重和当天上场时,还有2次检查程序,保证选手以完全健康的状态上场。比赛时会有4名现场医生和至少两辆救护车在场外待命。当发现运动员存在安全隐患时,现场医生也有权终止比赛。在比赛后,无论结果如何,现场医生会在5分钟内进行一个快速的检查,因为一旦时间过长,有些症状就会消失变成隐患。当选手回到休息室之后等待他们的是更加严格和全面的体检。运动委员会作为第三方给予根据赛后体检报告给予选手禁赛通知。如果选手被KO 的话,不管伤势是否严重都会被强制休息,时间在3个月甚至8个月不等,只有禁赛期之后经过医生证明才能重新上场,这些措施保护了运动员的安全,也保障了赛事的健康发展。

尽管中国也在加强选手保障的机制,但与国外还有较大的差距。特别是在对于运动员健康的监管上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锦标赛体制下运动员并非代表个人参赛,在“为国争光”的价值观引导下有着“轻伤不下火线”的传统。加上锦标赛有时间短、比赛密集(在几天之内连续进行淘汰赛决出冠军)的特点,运动员带伤作战并不罕见。上官鹏飞倒下之后,就有人提出上官之前是否存在脑部伤势的隐患的问题。日本K-1格斗医护总监中山健儿曾告诫运动员“当肌肉、骨头、内脏受伤时会产生明显痛感,所以运动员们会主动休息和治疗。但因脑部没有痛感神经,即使受到损伤也感觉不到痛,而且脑部的损伤程度是人眼看不到的,所以常常被选手们忽视,等到明显的症状表现出来时,治疗已经来不及了。所以运动员一定要加强自我保护意识,平日注意对身体状态的检查。”由此可见,危险并不是仅仅发生在擂台之上,赛场外的预防和监管必须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

结语

因噎废食只会让原本就落后的中国搏击产业永无出头之日。中华武术因实战平台的缺失,大量的技击技巧在50年内几乎失传,“去实战化”的中华武术只能沦为电影中的表演艺术。切莫让一纸禁令断送中华武术崛起于世界搏击舞台的梦想,否则当我们看到美国、日本、韩国、泰国的拳手一次次举起世界冠军金腰带之时,我们该去何处寻找一个踢碎武坛“东亚病夫”招牌的中国勇者呢。

 
分享到: